别傻了,重点在于商业模式——FounderSpace创办人旋

2020-06-19 作者: 围观:785 24 评论
别傻了,重点在于商业模式——FounderSpace创办人旋

亚洲创业风潮正快速崛起,08 年以后,历史悠久的产业巨头纷纷被金融海啸沖倒,产业重新洗牌的情况下,顶大毕业生不再一头热的往管顾、投行、大型企业丢履历,考量机会成本较低的情况下,许多学生毕业后会直接选择创业。在美国的创业生态中,育成中心以及加速器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因此亚洲的育成中心也雨后春笋的冒出来,甚至,这两年来,就如同美国 Top 20 MBA 一样,硅谷的加速器纷纷在亚洲设立「分校」,台湾也是他们考量的地点之一。除了 500 Startups 之外,交大天使投资俱乐部也与 Founders Space 形成战略同盟,导入硅谷的教育训练、导师制度、创投资源协助台湾搭建更国际化的新创舞台。

老顽童+冷面笑匠 擦出新火花
别傻了,重点在于商业模式——FounderSpace创办人旋
Steve Hoffman

这次透过交大天使投资俱乐部邀请,Founders Space 创办人 Steve Hoffman 以及他的合作伙伴 David Lane 旋风访台一週,我就好像担任经纪人的角色,带着这两位大明星双北走透透,作巡迴拜访以及演讲,一方面介绍台湾的创业及创投生态、一方面也请他们分享国际募资及创业经验给台湾的新创团队,作双向交流。 Steve 自己是一位多次创业家及产品主管,成立了 LavaMind,开发多款娱乐教育 App,之前的新创企业 Playkast, Zannel 也被併购成功出场,在创业之前,在日本担任过 Sega 的设计师。同时 Steve 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及新创企业育成家,创业及创投经验丰富。David 则像是 Steve 的导师,协助 Steve 成立 Founders Space,在此之前,David 是一位创投家,操作哈佛大学的校务基金、ONSET Ventures 经理人,同时也是 Diamondhead Ventures 的合伙人,阅览过无数早、中、晚期新创团队。

别傻了,重点在于商业模式——FounderSpace创办人旋
David Lane

做了一週的贴身护卫,发现这两人除了背景外,个性也相当迥异。Steve 就像一个老顽童,常常挂着一个招牌月勾型笑脸,很能跟创业家们成一片,在车上时,Steve 还跟我讨论:「Hey Gary 你有玩过 Call of Duty 4 吗? Assassin’s  Creed 最新一版的你有没有玩? 我也有玩 Company of Hero 我喜欢那类的战略游戏…」,我聊到累了,他还兴致勃勃的围绕在电动的话题上,但跟他聊起天来很轻鬆自在,也难怪他会自称自己像 Captain,他知道年轻人正在流行什幺,很能收服创业水手们的心。David 相对看起来就比较老陈,但是却非常喜欢接触不同文化,第一天来台湾,David 丝毫不受时差的影响,跟着我们一同去吃永和豆浆、玩刮刮乐、搭捷运、还请我们带他进去传统市场逛逛,他说他想要真正的「接地气」,了解台湾人一般去哪里休闲、如何交通、台湾当前最红的话题是什幺、最火的政治人物是谁,在中正纪念堂参观时也问到国共内战的起因后果,现在两党的关係等等两岸议题…就像一位球探要来台湾寻找有潜力的球星一般,调研得非常仔细,一丝不苟。但其实 David 是一位冷面笑匠,不时展现一下美式幽默,偶尔讽刺一下听众、挖苦一下自己,总能搏得哄堂大笑,带来不错的效果。

做最好的準备 呈现给最优秀的创业团队

Founders Space 四月中这週来台行程满档,政府单位、科研机构、加速器、Meet up 活动演讲非常多,每场都看似有趣的两人互动,但是看过重覆两场演讲以上的听众一定会发现,就算演讲主题相同,但呈现方式或是内容,差别很大。他们从一个场赶往下一场的车途中,两位就会开始自导自演的排练一次下一场讲演的流程及举的例子、谁要当主讲人谁要来附喝,这些都是精心安排过。就让我想起 Apple 创办人贾伯斯每次在 I phone 新品推出时,简报看起来是多幺自然却充满惊喜,也是台下无数次的安排与演练。Founders Space 两位除了事前排练外,连饮食都非常注意,坚持只喝瓶装水,以确保一定乾净安全,深怕行程中生病了,没办法把最优异的一面展现给台湾的创业家、投资者。所以这次来台一週的巡迴演讲,才能场场直接切入听众想听的重点,效率地给予意见及反馈。

政府部门积极合作 台湾比日韩更具优势

简单把 Founders Space 这次来台行程分成三大类。第一,政府部门学研单位 ; 第二,创业团队以及加速器 ; 第三,机构法人。

政府部门对于这次 Founders Space 来台格外的重视,行政院毛治国院长以及国发会杜紫军主委、叶欣诚政委、颜鸿森政委等人特别找了一个时段与 Steve 和 David 会谈,讨论 Founders Space 如何跟日本、韩国政府合作,以及 Founders Space 要如何与台湾政府协助台湾的新创团队国际化。

David 提及韩国经验,韩国经济的推动力是来自于三星、LG 等大型企业,在产业快速变动下,成长力道已经不如以往强劲,因此新创企业也是一一冒出来,韩国政府认知到韩国市场太小,团队势必要往国际市场拓展,因此便与 Founders Space 签约,注册 Founders Space  线上课程,现已有上千家的团队线上使用过该课程,消除了教育的地域性限制。这是台湾政府可以参考的合作模式。

Steve 补充道,跟韩国、日本新创团队相比,台湾佔了更多的优势:

  1. 台湾的英语沟通能力普遍比韩国人强,这对于要攻打国际市场的团队来说非常重要 ; 对于要引入国际资金的企业,英语能力也是基本的门槛。
  2. 台湾因为历史及地理位置的因素关係,我们与日本厂商的关係很好,又有与中国相通的语言及华人文化,不管是协助日本产品进入中国市场抑或是台湾团队直接开发适合华人使用的软体或服务,市场都有很大的潜力。
  3. 台湾技术能力强,在拜访完工研院的展示馆后,David 对台湾的技术以及研发能力讚赏有加,每样产品都是有前瞻性、可以改变使用习惯、对社会有重大改变的发明,非常具有竞争力。他特别举了一个滤水帮浦作为例子,该产品可以直接应用在非洲、印度等水质不佳的地区,当地人民可以直接抽取河水饮用,有极大的贡献。

毛院长也认为 Founders Space 是一个很好的 Hub,汇聚了多元的文化是其重要资产。不管台湾的团队是要进军美国市场,或是要转战欧洲市场,Founder Space 就像一个转运中心,透过他多国整合资源,台湾团队有办法直接接触欧洲的创业合作伙伴、熟悉欧洲市场的导师,甚至欧洲的天使投资基金直接进驻该团队,一次就解决了许多的麻烦与问题。院长同时也指示相关部会

与 Founders Space 进一步讨论合作,看 Steve 及 David 与多国政府合作的经验,如何协助政院更具体落实「Innovation」以及「Entrepreneurship」

联合交大天使投资俱乐部以及新北创力坊 共同引进台湾团队
别傻了,重点在于商业模式——FounderSpace创办人旋

拜会了政府部门之外,这几天最多的活动就是直接与新创团队交流,这也是他们这次行程中最重视的部分。Steve 在车上就一直问我,台湾年轻人对于创业的热衷度如何? 用英文说他们听得懂吗? 需不需要找翻译? 他们最想要知道什幺内容? 合作签约时长官会说些什幺…. 等等一连串的问题直接轰炸而来,往往不知从何回答起。

但直到到了现场,所有问题迎刃而解,我们行程第二天就到新北创力坊,进行 Founders Space、新北市、交大三方签约,未来新北创力坊以及交大天使投资俱乐部投资的团队,可以运用 Founders Space 所提供的创业线上课程,经筛选后也有机会前往美国硅谷 Founders Space 中心进行移地训练,短期进驻接受辅导。签约仪式由新北市朱立伦市长亲自用流利的英文主持,强调新北市是高科技产业的聚集地,拥有 25,000 家公司以上,国际型企业的汇集地 ,认为现在国际资源丰富,政府的工作就是应该把资源引进,让台湾创新与国际市场接轨,接受国际级的辅导,培育颠覆市场的团队。由此可见,双北对于新创体系的建立非常的重视,柯市长呼吁要建立如交大天使投资俱乐部之类的天使基金,投资北市的潜力新秀,让市府扮演天使的角色; 新北则着重于育成平台的搭建以及软体的协助,衔接国际资源,两者互补的支持,提供创业家最优的创业生态环境。

在市府的鼓励下,更多新创团队勇于跨出第一步,无论是新北创力坊、还是在创业小聚的演讲,场场爆满,台下都至少 200 个创业家以上,各个聚精会神的凝听 Steve 以及 David 分享硅谷募资、打造硅谷的创业生态等等议题。

颠覆传统生态体系 结合设计、智能及技术的产品 Founders Space 最爱

还在唱衰台湾年轻人,不像西方青年勇于问问题的人,也应该来到演讲现场看看,绝对打破你的刻版印象。Steve 及 David 演讲完后,台湾的新创企业家各个争相恐后的举手,表达自己意见以及展现对于追求答案的渴望,发问络绎不绝。创业家们最感兴趣的无外乎 Founders Space 的特色在哪里?我要怎幺进去 Founders Space?Founders Space 偏好哪类型的公司?

Steve 表示,他们欢迎所有能改变体系的前卫公司,改变现有的使用习惯,结合设计以及智能科技他们最欢迎。包括 Fin-tech 、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社群媒体、游戏等等。这是台湾的强项也是台湾的弱项,强的点在于,台湾有很扎实的研发能力,许多创业家之前都担任科技公司的工程师,技术能力无庸置疑,甚至相对于硅谷,这部分是台湾的优势,硅谷往往必须要花很大的成本去聘请一位技术人员,台湾这部分的人事费用压力就不这幺大。但是相反的,Steve 认为台湾的思维较于传统,教育体系训练了很多工程师,却忽略了设计及艺术的重要性,非常可惜,如何把科技包装以及整合设计与行销,抓住国际天使投资人的眼球,是现阶段台湾创业团队思考的问题。

别傻了 重点在于商业模式 要有 Market Sense

另外一个重点,Steve 及 David 提出台湾工程师思维应该要转变,很多工程背景创业家问他们说,要怎幺保护专利? 如何不被抄袭? Steve 皱了一个眉头, 认为台湾创业团队太重视 IP 保护,花了太多的精神跟时间去保护他们发明出来的技术,却往往忘记了对于新创团队来说,「市场」才是重点。

硅谷的创业家们不会花太多时间去跑专利流程,因为他们知道新的产品最重要的是要病毒式的侵略市场。相较于以前,现在的市场变动非常的快,缩短了产品的生命週期,有很大的机会精心设计了一套防拷贝机制后,市场流行另外一样产品或技术了,得不偿失。也因此精实创业的理念被广为支持,宁愿花时间来思考好的商业模式或产品,把商模拿出来应用于市场端,看看接受程度及蒐集反馈,并且快速做出调整,赢得消费者喜爱及市场,变成快速爆发的企业,短时间垄断市场,造成后进者或竞争者的进入门槛,再用赚来的资金去併购对手或购买别人的技术或专利,「攻击是最好的防御」这句话才是硅谷的创业家信守的教条。

别把灵魂出卖给资本家 别花时间讨好投资人

再者,很多创业团队有了一个好的商业模式,缺乏资本来规模化複製或发展,因此硅谷能有机会培养出改变游戏规则的「独角兽」,愿意承担风险以及提供资源和经验给新创团队的创投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代表我们的创业家应该去为了要不要跟创投多拿几十万,花许多时间跟创投瞎搅和? 那倒不见得,David 一直强调,跟创投拿的资金是用来做这一阶段的「规模化」,拿太多的钱会扼杀了一支有潜力的团队,所以钱拿得刚刚好,资本才不会变成创业过程的毒药丸。另外,具备好商业模式的创业家们,募资的过程中,不仅仅是创投在选你,更重要的是,你也是在做抉择,到底谁才能在创业路途推你一把? 谁才有经验提供你不仅仅是财务上的资源? 谁才是真正想要跟你共同成长的资本家?

因此,Steve 提醒台湾的创业家,你的时间更重要,不要把时间花在只注重短期财务报酬的套利者,在跟投资人 pitch 之前,应该先了解该投资人最近所投资的三个标的现况如何,永远不要急着把你的想法及商模卖给没经过你认可的资本家。

大企业也应该注重创新 给予优秀团队机会

除了与政府部门以及创业团队的见面外,这几天也拜会了许多大型机构法人和投资人。Steve 并非鼓励人人出来创业,甚至更欣赏团队创办人中,有人能待过国际型企业,并愿意放弃高薪,投入自己梦想。因此他要推销的并非是创业课程,而是一套硅谷创新精神。这不仅仅适用于新创团队,对于大公司如何突破成长瓶颈也至关重要。所以许多大型机构法人也会派遣业务开发团队、企业策略团队、新事业部门团队到 Founders Space 训练,训练后回到公司不管是内部创业,或是切割出去成立一间企业,对母公司都有正向的帮助。

这几天我们也与凯基银行、台安生技以及交大天使投资人们交流,这些金融或是投资机构不像我以前想的一样,只投资上市前的标的,以凯基银行为例,就积极与国际大型加速器合作,希望能投资下一代科技领导企业,也投资台湾早期阶段的公司。也期望台湾能有越来越多的投资或是创投机构,与政府的配套措施做搭配,愿意承做更多的风险投资。

硅谷最重要的精神: 我们接受并鼓励失败

到底 Steve 和 David 一直强调的「硅谷精神」是什幺 ? 硅谷精神是一种统称,它融合了冒险、嬉皮、跨文化及无畏失败。硅谷人很疯狂,文化开放及思想奔放,路上不是遇到在作梦的人,就是遇到在圆梦的人,而且硅谷就像一个缩小版的世界,里面各国的人都聚在一起,大家彼此讨论,互相交流,这种感觉非常好。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亚洲国家认为失败是可耻的、不能容忍失败,但相反的,硅谷人对于失败习以为常,并清楚了解真正的成功的「独角兽」势必要经过多次跌倒,创办人并从中吸取经验,苹果、Facebook 都是最好的例子。因此在最后一晚的 Farewell Party 中,原本演讲的主题「How To Prevent Failure」David 一张简报都没有使用,因为他认为题目订错了,台湾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应该去追求及早失败,并从中学习,政府提供的天使基金或是补助计画,不应该期望他有多少回报,应该要接受这笔钱就是要拿来给创业团队承担失败风险用的事实。

跳脱製造业及追随者的思维 台湾应重返世界舞台
别傻了,重点在于商业模式——FounderSpace创办人旋

  一整週疯狂却充满收穫的行程随着 Farewell Party 圆满结束,送他们到机场的车途中,Steve 已经疲累加上感冒整个趴倒在车上,尚有一丝体力的 David 隔着车窗欣赏着圆山饭店橙红相间的夜景,有感而发的提到,台湾真的是富含文化的宝岛,保有中华又融合日、韩及西方化的特点,独树一格成为特有的台湾文化圈,跟硅谷其实非常相近,应该把这文化优势融合在新创企业,输出国际,产生附加价值。经过一週与政府、科研、产业以及民间单位深聊过后,他认为台湾有许多有远见及有智慧的前辈以及怀抱冲劲的团队,他相信台湾若价值观能从製造业转移,肯定能成为亚洲新创的枢纽,并信誓旦旦的在机场大喊:  Taiwan, I’ll be back!

Founders Space 小档案

Founders Space 是硅谷的加速器,有别于一般硅谷的育成中心,他更着力于全球性的资源连结与整合。富比世针对国际加速器设定了几样评比条件,包括海外实务经验、签证问题包办、协助外国公司设立、线上课程以及线上协助、强大的顾问与人脉网络、简报能力以及应变能力训练…等等不同标準,Founders Space 是唯一符合所有条件的育成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