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霹海滨管理法令”通过 海滨范围作业需执照

2020-06-13 作者: 围观:708 97 评论
【独家】“霹海滨管理法令”通过 海滨范围作业需执照
独家报道:杨淑仪

【独家】“霹海滨管理法令”通过 海滨范围作业需执照

在海岸码头载客来往红土坎与邦咯岛的渡船也须在《霹雳海滨管理法令》下申请执照。

【独家】“霹海滨管理法令”通过 海滨范围作业需执照

在霹雳州滨海非法进行任何商业及旅游业活动,违例者罚款高达25万令吉,坐牢不超过3年,或两者兼施。

霹雳州议会最近已通过《霹雳海滨管理法令》,今后在距离霹州海岸3海哩海域及5公里陆地进行的商业及旅游活动皆受约束。

该法令规定有关活动一律得向霹雳海滨管理理事会申请执照,就连运载游客来往九屿岛或邦咯岛的渡船也无可幸免。 

预计法令一旦生效,将影响许多在海滨进行的活动,如养殖鱼虾的水产养殖业、出租水上摩托艇、独木舟及香蕉船等的旅游活动,以及采矿业等。  

需申请执照的活动也包括所有运货与载客的渡船、建造与操作码头,还有相关维修工作,如修理船及码头等。 

【独家】“霹海滨管理法令”通过 海滨范围作业需执照

倪可汉:若海岸出现问题,是归咎于无人执法。

倪可汉:本来就有政府机构管制
“霹海滨管理法令”没必要

倪可汉认为,州政府没必要制定有关法令,因为霹州本来就有法律及政府机构管制海岸地区,最重要是有关机构管理妥当、依照法律行事,以及采取适当策略,就能有效管理州内海岸。 

他举例,霹州县署与土地局,以及地方政府有权管理当地海岸,渔民本身也受渔业局管辖。 

“若海岸出现问题,是归咎于无人执法。” 

他说,有些地方尤其在曼绒建有过多码头,但没严格规矩控制码头,因此他认为政府应授权县署与土地局及地方政府管理即可受。 

他也提及,随着该理事会成立,监管该执照的相关执法单位将来也可能会设立,届时会与其他政府执法单位重叠,从而减低执法效率。 

“另外,身为理事会主席的霹州务大臣,以及署理主席的州秘书,在许多机构都有担任职位,如今再领导理事会,恐会面对缺乏效率及操作方面等问题。” 

【独家】“霹海滨管理法令”通过 海滨范围作业需执照

霹州沿海的活动,看来今后须要申请超过一张的执照。(档案照)

执照重叠加重负担

民主行动党实兆远区州议员拿督倪可汉接受《》访问时非议该法令涵盖范围很广,许多原本已向政府部门申请执照的活动与行业,都必须在该法令下,又再向州政府申请另外的执照,不只执照重叠,也对人民造成经济负担。

加速批执照引发贪污

“该法令目的是有系统及有条规地控制与发展州内海岸,并管理海岸一带的活动与服务,但业者如今须花钱申请更多执照,除了不方便,也容易为了加快执照批准程序而引发贪污罪行,徒添烦恼。” 

他说,在有关法令下,海滨管理理事会将会成立,任何在指定区域进行的活动都须申请执照,没申请执照的业者属犯法,目前执照收费尚未决定。

根据该法令,理事会的职责包括监管与协调海岸政策及保育工作、监控海岸所进行的活动与服务,以及鼓励保育及保护海滨,并有权修改执照条例。 

管制海滨发展应提供活动指南

倪可汉建议,为了管制海滨发展,可通过现有地方政府或政府机构定下条规,并提供有关海滨活动的指南。 

他支持政府制定条规发展海滨,以及保护自然环境与红树林等生物栖息地,因此建议政府给予相关指南,如建造码头与挖池养殖鱼虾等标准。 

理事会权利过大引争议
海滨管理法案曾撤回

2015年霹雳水域及海滨管理法案在去年11月2日提呈州议会时,引起朝野议员极大反弹,最终遭临时撤回,原因是霹海滨管理理事会被指权利过大,如有权定下任何规矩,甚至凌驾州政府与地方政府。

今年4月在州议会重新提呈与通过的该法案已获改善,该理事会权限范围缩小,惟仍存有其他争议。 

政府将通过行政议会成立海滨管理理事会,商讨州内海滨管理发展的大蓝图及细节,并提升海滨所带来的商业经济活动。